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0|回复: 0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eiy2cq01

[复制链接]

4717

主题

471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4177
发表于 2019-6-12 20: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淤岚封顶,她静静地立着,一袭白衣出尘,三千青丝随意地散落在她的肩头。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带了丝丝焦虑,他声声唤着她的名字:“兮儿,兮儿。”原来,他还会为她着急么?唇角微弯,她转了身。   

  那张如玉的小脸上刻着让人艳羡的精致五官,一双水眸仿若含了星子,微弯的红唇略带些许娇俏。白衣墨发,举世无双。   

  “兮儿,回来吧。”他朝她伸出了手,语气中的焦虑却不知何时已了无踪影,化做星点淡漠冰冷。她双眸微微黯淡,却仍旧不肯死心,唇边扬起弧度,像是漫不经心地问道:“端木清扬,你当真要将我送给端木湛?”格外咬着一个‘送’字,她的双眸紧紧地盯着他,生怕错过他的一丝变化。   

  良久的沉默后,微风吹起她的发丝,他的眼中渐渐晕开她从未猜透过的深邃。她苦笑,转身,坠下悬崖。发丝在空中划过决绝的弧度,她的身子依旧是如此笔直。一直蕴在她眼中的泪水却在下一刻,咻然坠落。   

  一年前,   

  她,是北墨的无忧公主——云婉兮。是她父皇的掌上明珠,是她母后的小无忧,亦是他的兮儿。他,是北墨战神云苍宇之子——云清扬。当日庆功宴上,是她第一次遇见他。他身着一袭银色战袍,周身微漾的清冷。他没有华服修饰的身影,却轻易的掠走了她的心。   

  渐渐地,她爱上了他。她的异样终是被她的父皇母后察觉,便调笑着要召他为驸马。那一日,她站在关屏之后,按耐住与往不同的心跳。她的母后问他:“你可愿娶我的小无忧,宠她一世无忧?”   

  他像是怔住了,那怔怔的表情让在屏后的她黯了双眸,他是不愿么?刚想要离开这让她心碎之地,她却听到金秋九月 致敬辛勤劳作的中科人了他清朗的声音:“启禀皇后,末将愿意。末将在此起誓,今生今世,只娶兮儿一人,宠她一世无忧。如违此誓,不得好死。”   

  他清朗的声音,笔直的身躯让她的心微动,唇边绽放绝美的笑容。他抬头,对上她的视线,他的眼底带着点点宠溺,渐渐让她红了脸。   

  婚期定下,她和他越走越近,她倚在他的怀中,问他:“清扬,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呀?”这是她的疑惑,在那之前,她与他从未见过,她对他是一见钟情。那么,他呢?他把玩着她青丝的手略顿,对上她的视线,一字一顿地说:“兮儿,你可信一见钟情?”他眼中的认真醉了她的心,“你说的我自然是信的。”她怎么会不信呢?她于他,何尝不是一见钟情呢?   

  “东陵突袭,圣上遣我前去御敌,等我。”好景终是不长,一日,他只留下寥寥几句话,便离开了都城。尽管知道他是为了北墨,她却仍有些抱怨。   

  她,好像变的不同了呢,若是从前,她怎会如此?要知道,从前的权贵公子可是给她取了个“冰美人”的外号,除了父皇母后,她何曾对谁撒过娇?   

  他这一去,便是数月,她,有些想他了呢。她漫不经心地叠着手中的小船儿,纸页不小心划过纤细的手指,星星血迹让她晃了心。可是他,出了事?向来不信佛的她,开始频繁出入国寺,只为了求他平安。   

  她跪于佛前,佛祖慈祥的面貌让她慌乱的心稍稍安定。她诚心拜下,“佛祖,信女婉兮。一愿夫君平安归来,二愿父母身体安康,三愿我北墨永世安定。”   

  一月后,她失了他的音信。站在窗前,她看着窗外乌云渐渐聚拢,像是要下雨了,可他,缘何还未归来?“公主,公主,云公子回来了……”听到那一句他回来了,她便按捺不住了,小跑着出了无忧殿。她丝毫未曾注意到,身后的小丫鬟容颜陌生,此刻唇边尚挂着邪恶的笑意。   

  无忧殿前,她看到了今生的噩梦。若是她有选择,她宁愿死在无忧殿中,也不愿看到眼前这一幕。   

  她最爱的人手执长剑,指着她的父皇和母后。她听见,他们祈求着他:“放过她,她还只是个孩子。”无须去猜,她也知道,那个她是自己。她冲到他们面前,才注意到,他们都受了伤。鲜血如小河般涓涓流出,他们的面色更是似纸般苍白:“父皇,母后......”她的声音掺了些许颤抖,满目心疼地看着眼前的双亲。   

  “婉兮,活下去。”原来她的父皇,双鬓已延伸出了她未曾察觉的花白。他终究已经老去了,却是在死之前,仍放心不下她。“小无忧,活下去。”她的母后,仍是那般慈爱地看着她,只是她的双眸却渐渐黯淡了,气息也渐渐微弱了。   

  “不......”她低吼出声,撕心裂肺地疼痛袭来。她猛然将他们渐渐冰冷的身躯揽入怀中5个月大的婴儿白癜风怎么预防,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们的身体。如同一个尚未长大的稚子,她一如往常撒娇般说着:“父皇母后,一点都不好玩呢。你们快起来,不要再逗无忧了,无忧以后会好好听话的。”   

  乌云聚拢,天空偶尔闪过道道惊雷,雨渐渐落下,溅起点点水花。无忧殿前,他静静地立着,看着她低喃着那么几句话,眼中是让人猜不透的深邃。久得不到回应,她的心终是慌了,连带着声音也带了颤抖的哭腔:“父皇母后,你们答应我呀,答应我呀......”她那一袭白裙早已染上了星星血迹,点点雨痕,她却浑然不在意,只是抱紧了怀中已失了气息的人。   

  “他们已经死了。”他终是开了口,陈述着这一事实。她抬头,望入他那双布满深邃的黑瞳,却是轻轻笑了开来。“对呀,我的父皇和母后都死了,他们都是死在了你的手上。”一双如水的眸子,此时充斥着恨意,她恨啊。恨她痴傻,轻信与他;恨她愚昧,竟爱上了他;恨她,竟到如今,还是爱着他的;恨她,此时,竟还在心底为他辩解。   

  “云清扬,你告诉我,我父皇母后有何对不起你?你竟要如此对待他们?”她笑着问,眼底的沧桑凄凉却是怎么也掩不住。他不语。“你说啊,云清扬,你说啊。”惊雷闪过,映射出她布满泪痕的脸。他依旧不语。   

  她执起深藏于袖中的匕首,她轻柔地笑了开来,一如他山西哪家白癜风治疗最专业们初遇时。将匕首抵在左心之上,不期然看见他眼底划过的慌乱,她盈盈笑道:“云清扬,我恨你。”下一刻,匕首入心,那一声清脆的心碎之音,也不知是她的还是他的。   

  昏迷之前,她依稀听到他说:“兮儿,我爱你。”   

  再次醒来,她失了记忆,他换了身份,她石家庄最好的白癜风医院是哪家却仍是爱上了他——她今生最不该爱上的人。直到那一天,他来到她的小院,将她圈入怀中。双唇开合,吐露的却是她此生最不愿听到的话语,他说:“兮儿,你可愿嫁给端木湛?”明明是问想知道白癜风早期什么样她愿不愿,他却用了那带着命令的口吻。   

  她挣开他的怀抱,看到的是眼底深邃的漩涡,再想起她当日在他书房外听到的谈话。那编辑评语无忧无忧,多少人愿自己所爱之人能够无忧一世。只是当真无忧一世的人,又有多少呢?婉兮的父皇母后希望她能够一生无忧,清扬亦是如此。清扬为了婉兮,付出了他的一切。可最后真正离开这世间的却是婉兮,婉兮心中何尝无泪无苦呢?婉兮离世,惟留清扬存于这世间,他的心何尝不痛呢?在这爱情中,婉兮无错,清扬更无错。错只错在,他们相逢不得时。他们最后虽不能相守,却拥了一场倾城之恋。(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