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回复: 0

一笑阑珊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610
发表于 2019-6-12 20:2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笑阑珊
      
   
      
    一
      
    “喂   那声音恍恍惚惚,虚虚幻幻的,娇懒无力,和了一阵黄昏微雨的潮湿滋润,如花瓣儿轻颤般微微地飘忽。
    蒙着松花巾子的少年,侧耳细细地听。在虚空中探着双手慢慢地摸来,腮上笼着一抹狡黠的笑意,压低了嗓音轻轻的唤:“晓寒?燕晓寒?燕大小姐?我的好师妹,你在哪儿?”一步一步慢慢地挪来,不成想,足下被什么东西一绞,忙蹲下身来,双手合抱   “哈哈哈哈!”见了少年痴痴怔怔的样儿,石榴林中的少女再也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却被一只手掩住了嘴。回眸看时,是一张英挺的面庞。不是别人,正是大师兄释爵龙。爵龙竖起食指,撮唇,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想,那少年反应竟如此迅捷,早辨准了声音,不待晓寒闪避,已欺近身来,一把扯住了少女的轻纱茜罗裙。一边抹下了蒙面的松花巾子   晓寒听说自己上了当,不由恼了,骨朵了嘴儿:“哼   夕阳含山欲下,五月的天将暮未暮。少女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欲眠似醉、含嗔带梦的大眼睛瞟向远方。任身上萼梨绿的轻纱在晚风中管不住地飞扬。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却无端地令开得正艳的石榴花失了颜色。花瓣儿簌簌地落了一襟,一只红红的红蜻蜓翩翩飞来,落在她长长的长长的发上。……两个少年不由瞧得痴了。
    古奇异讷讷地磨了过来,一揖到地:“燕师妹,我的好师妹,别生气了,都是师兄不好,师兄这相有礼了!我们接着玩儿好不好?”
    晓寒甩一甩长发,一眼也不向古奇异瞧一瞧,立起身来便走,抖落了一身的花瓣儿,径自去到另一块白石上坐下了。
    奇异立在那儿,眼珠儿一转,忽然大摇其头:“石榴花啊石榴花,世上还有比你更多情的花吗?枉自殷勤地落了人家一襟,只不过想搏佳人一笑,又有什么错?可是人家瞧也懒得瞧你一眼,看把你抖了这一地,哎   晓寒听了不由抿嘴儿一笑,灿烂得象一朵在阳光尖端绽放的白百合。
   即日起我国2000万白癜风患者看病有‘说明书’啦! ——《白癜风诊疗康复标准》正式发布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 奇异遥遥见了,心下大喜,身不由主就走了过去。
    晓寒招手道:“爵龙哥哥,奇异哥哥!”
    待两个少年来到身边,晓寒嫣然笑道:“我们去看看飞焰哥哥在做什么好不好?”
    古奇异悻悻道:“辛飞焰?提他做什么?没劲透了!我们玩我们的,别理他。”
    晓寒怫然道:“偏不!我偏要瞧瞧他去!”
    一向稳重的释爵龙这时开口了:“师妹,辛师弟才来咱们烟灯月屿没多久,大家对他都不是很了解。不过,他这人性情精灵古怪,聪明过份,倒是公认的。今早,我听满儿说,不知为了什么,他又惹师娘生气了,罚他在‘榴花书屋’抄写《菜根谭》呢。”
    晓寒秀眉一扬:“什么是   奇异拦道:“哎   晓寒道:“咦?可是我爹也说过‘就算他倒了也希望他倒在正义这边’的嘛!难道我们不该多关心关心他吗?再说飞焰哥哥那么可怜。还没出生,父亲就去世了。不到九岁,母亲又去世了。而且,身上还中了奇毒。”
    爵龙道:“啊,对了,说起他中的奇毒,我有一回偶然听师公说起,说那是胎毒,与生俱来的,叫做什么‘噩梦连环’的。他娘就是死于这种普天下最阴险的毒的。据说是代代相袭,生生世世永远无法摆脱的魔咒。”
    奇异瞥眼看着晓寒道:“我还听师公说,象辛飞焰这样的‘毒生子’是极罕见极罕见的。他们跟正常人两样,行事刁钻古怪,聪明太过,心机太深,往往走上邪魔歪道,为祸人间。象他这种人,我们躲还躲不及呢。”
    晓寒蹩眉道:“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我偏要去看看飞焰哥哥!”
    爵龙一把拉住晓寒:“哎,师妹,你难道忘了?一个月前,辛师弟是如何来到咱们烟灯月屿的?”
    晓寒不由勾了头,蓦地想起了如烟往事。
    那是暮春时节,岛上的蝴蝶花开了,引了无数纷飞的彩蝶儿来。晓寒和爵龙、奇异一块儿,在草丛中跑呀跑的。只觉满天都是金彩焕然的花蝴蝶,仿佛飘了一场纷纷扬扬的五色雪似的。少男少女们欢快地拍手唱着歌儿:“蝶儿,蝶儿,满天飞呀……”去追逐一只巨大的黑底红花、彩带飘飘的大木蝶……
    正这时,满儿娇喘细细地跑来:“小姐,大公子,二公子,少岛主回来了!”
    晓寒一听,咯咯笑道:“满儿骗人!我爹说过,得等到下月端阳节才回来呢。”
    满儿急道:“小姐,满儿没有骗你,少岛主真的回来了!这会儿正在‘夕阳红半楼’呢。”
    “真的?!”晓寒笑道,“看把你急的!”说着,挽起满儿的手,一路带笑带嚷地奔进‘夕阳红半楼’:“爹,爹   待进了厅堂,却见爹娘身侧侍立一个陌生的白衣少年。不由一怔,但觉轻衣透出薄汗,鬓边沁出汗珠,簪发的玉钗也歪了,不禁羞红了脸儿,逃也似的奔出门去。不耐好奇心起,倚门回首,却装作低头嗅那门前的青梅。一瞥眼间,却见那少年也正冷冷地看过来。
    和他双目一对,晓寒不由浑身一颤,彻骨奇寒。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细细长长,迷迷朦朦,似烟似雾地,令人捉摸不定。长长的睫毛微垂着,如蝴蝶翅子微颤般飘忽。细直的鼻子下面,是一抹淡水色的唇。那唇微微一启,细细长长的眉轻轻一扬,目光无意识地转了一个角度,瘦削的脸上似笑非笑的。可是,这冷冷的少年竟是这样的俊美异常。也不知怎的,晓寒心头无端地掠过一丝怪怪的感觉……
    这会儿,古奇异的声音又语重心长地绕了过来:“师妹,你难道忘了?师父是如何受的伤?而你中国抗白第一人的好方法是什么渴望已久的曼陀林又是怎么打碎的?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他辛飞焰?毫无疑问,他是个不祥之人。自打来了以后,也不知怎么地,咱们烟灯月屿就变了,好象笼罩着一股邪气,驱也驱不尽似的。毕竟,他跟咱们两样,自小跟着一对耍杂技、变幻术的父女,沿街卖艺,在江湖上闯荡了那么多年。哼!这种人,哪能好得了?又下贱,手脚又不干净!”
    晓寒不信道:“我看飞焰哥哥只是生性冷漠了些,还不至于是坏人吧?再说,他的身世那么可怜。”
    见拦是拦不住了,古奇异眼珠一轮,道:“晓寒,就依你,咱们且去‘榴花书屋’瞧瞧辛师弟。”一面朝爵龙使了个眼色,一面续道:“不过,咱们悄悄地掩过去,吓他一大跳,好不好?”
    晓寒拍手笑道:“好极!好极!”
    奇异便悄悄地俯耳爵龙:“且瞧瞧他是否乖乖在抄《菜根谭》。如果偷懒,咱就告诉师娘去。到时可有他的好看!”
      
    二
      
    三人成都白癜风医院警惕孩子注意事项穿花度柳,逶逶迤迤向“榴花书屋”而来。
    但见红烟翠雾的榴花林深处,依稀露出一间文杏为梁、香茅为宇的小小草屋,远远可见屋内烛影摇红。
    待行得近了,却见小轩窗前,两株石榴通体火红,枝梢生花两朵,并蒂而开,对对红铃,煞是可爱。那少年当窗而立,一袭白衣胜雪,灯火辉映之中,竟是如此俊赏。手中兀自拈了一管湖笔,凝眸望着书案,怔怔出神,勾了头,浑不知在想些什么?案上一缕沉水香,正细逐游丝,轻轻缭绕。檐下一双新燕,正呢喃软语,商量不定。也不知怎么的,竟令人觉得这个初夏的黄昏,有着无边的宁静和清雅。
    晓寒心道:飞焰哥哥看起来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怎会是又下贱,手脚又不干净的坏人?不由横了爵龙、奇异一眼。
    奇异却想:臭小子挺会享受的,哼,斯文败类!
    三人先悄悄掩到屋后,又弓着腰,贴墙,小心翼翼地转至窗下,屏息静听屋内动静。
    奇异倏地立起身来,故意大声嚷道:“辛师弟!别来一向可好?”惊得檐下一双新燕“呕呀”地一声竞相飞去了。
    奇异满意地看到飞焰大吃一惊,手中的笔猛地一颤,一大滴墨滴落下来。
    晓寒和爵龙也立起身来,三人一齐隔窗向书案上看去。却见那纸上,竟是一幅未完的水墨仕女图!画中的女子衣袂飘飘,回雪流风一般。细看时,三人都不禁“啊?!”了一声,那女子却不是晓寒是谁?
    晓寒不由飞红了脸儿,心道:不成想,飞焰哥哥竟在私下里偷偷地画人家,莫非,莫非   爵龙、奇异一时间妒火中烧,直气得浑身乱颤。
    飞焰冷笑一声,将画儿团作一团,欲就烛火上烧了。却被奇异隔窗夹手夺了过去,咬牙切齿地恨道:“无耻!下贱胚子!呸呸呸!呸呸呸呸呸!私底下竟觊觎师妹!你也配?你也配?”
    晓寒忙把奇异拉过一边:“奇异哥哥,你干么出口伤人?还不向飞焰哥哥道歉?”
    奇异火冒冒地道:“我向他道歉?休想!咱们这就拿了这画找师娘去,让她老人家给评评理!”
    晓寒伸出纤纤素手道:“把画儿给我!”
    奇异怔怔地立在那儿,心中愤愤不平。
    晓寒双眉微蹩,俏脸儿一板,不耐烦地道:“奇异哥哥,你听到了没有,把画儿给我!”
    奇异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将画儿递了过去。
    晓寒接在手中,将画儿展开来细细地看。却见那画中的女子似蹩未蹩的双眉,薄如云翳地笼着一丝哀怨,凄绝美绝地淡淡一笑,与自己在似与不似之间。不由嫣然笑道:“飞焰哥哥,前些时,爹请过不少有名的画师,到岛上来为我画像来着,可他们的画俗不可耐,远远不及你呢。”
    想问一下葡萄糖酸锌颗粒适用于儿童白癜风吗这话听在爵龙、奇异的耳中,不知怎么地,说不出的难受。
    晓寒隔了窗儿,将画递给飞焰:“只是,这眉画得稍嫌淡了些,你看,我的眉是极浓的。能不能改一改呢?”
    飞焰接过画儿,却就灯火上点燃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