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回复: 0

伪故事:七天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4680
发表于 2019-7-12 04: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伪故事:七天
      
   
      南国的黑榄会在不同的生长期长出不同的植物,呈现不同的景观,最终的时候,层次分明错落有致,就像某些人的成长。
      成长是个人的。
                           
      
      艾拉格兰是书书创造出来的名人,每当她觉得一些文字需要更强烈的说服力和导引力量的时候,她就会抬出艾拉格兰这四个字。
      渐渐的,阅读书书文字的那个圈子里的人对艾拉格兰有了个认识:艾拉格兰,男,法国18世纪作家,作品哲理性很浓。由此可见,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真的是很丰富的。
      事实上,谁要是查一下艾拉格兰这个人,就会发现这个其大无比的BUG。可惜,现代人治学的严谨性早就糜烂的差不多了。
      书书为此一直很得意,直到有一天老镜在网上给她留言说:“艾拉格兰的哲理性脆弱得一塌糊涂。”
      
      老镜极像在中沉沦的人,面容枯槁,脸色蜡黄,一头乱发,迎风走配上背影很有骨感。自诩浪子,照他的说法,他是诗人,注定漂泊,根留在途中。
      
    第一天:
      阳光很奔放。
      书书进电梯的时候注意到电梯里通风不良,无端地忐忑起来:若是电梯坏了,怎么好呢?
      当书书走出电梯的时候,已经为想象中自己被困电梯、求救无门的悲惨摸样,感动得几乎落泪了。她轻轻吸了吸鼻子,然后敲了704的门。
      门开了,老镜是从极暗处走出来的。
      书书在这个乱乱的工作室里感觉不到阳光,很阴森。两个房间的门口分别贴着草书的某某室字样。五分钟里,书书只感觉到三样东西:书,CD,茶具。
      两个人像蜡人一样相对笑笑,老镜便去泡了茶。
      “我只有极苦的单枞。”茶色在昏暗的光线里呈现不健康的暗黄色,老镜一脸陶醉的饮着茶。
      书书秀气地喝了一口,的确极苦,“我不会喝茶的。”
      两个人便又笑笑。
      
      渐渐气氛活跃起来,大约是因为书的关系,毕竟两个人都爱生活在文字里。
      书书翻起老镜的诗集,中科治白癜风疗效更显著觉得诗在老镜的笔下有些成熟的深刻和入骨,心里便有了敬意。书书原以为老镜不过是和自己一样混在文字的边缘而已,但现在,书书不这么想了,至少,老镜更接近文学圈子的核心。书书从来不写诗,她所承认的诗人极端的少,因为诗是高贵的习惯,诗悠长的历史让书书觉得不可亵渎,她鄙视玩诗的人。
      说起艾拉格兰,老境的神气有些说不出的邪气,而书书有些俏皮起来,非要老镜发誓不说出这个秘密。老镜就拿出一叠手稿,说:“今天下午你帮我校对这些文稿,我就不告诉那群人。”
      书书拿起来翻了翻,满目浅浅的铅笔字,字很嚣张,一律张牙舞爪,很难认。书书就抬头看看老镜:“你的?怎么一点也不字如其人?”
      老镜的小眼睛眨了眨:“我正向人如其字的方向努力。”书书发现这个表情有些猥琐,顿时觉得像是吃了个苍蝇。
      音响的音质非常之好,浑厚的乐声回荡在房间里,老境和书书都安静于文字了。
      茶渐凉。
      
      书书校完那叠稿的时候夜色已经暗了,老镜说,书书我请你吃饭吧。
      书书想也不错。
      电梯很忙,两个都觉得有必要走楼梯。
      楼梯很窄,并且光线很暗。
      书书觉得,老镜的手是有意的揽上她的腰的,昏暗里滑腻得像蛇。书书就快走了几步,皱着眉想:老镜这人不地道。
      
      餐馆显然是老镜很熟的,书书看见那个清秀的啤酒妹很自然的嫌着殷勤,而老镜显然很享受。
      书书没有很享受这晚餐,早早的就告了别。
      回到家的时候,书书显然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她和老镜就好象很熟的样子了呢?
      
    第二天:
      阳光很奔放。
      书书上网的时候浏览了老镜的诗歌网页,一下子觉得掉进了支离破碎的词句沼泽,甚至开始有点怀疑自己驾御文字的能力是否还停留在婴儿期。
      这时老镜在MSN里呼她,说:“没想到你是那种想让人收藏的女人。”
      书书有些好笑,想起昨天揽自己的手,又敛了笑容。
      老镜有说:“虽然知道你绝对不是贤妻良母那种类型,但是值得收藏。”
      书书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怒了,觉得自己被放在秤砣称量了一番,而且是那种小贩形式的。
      
      整个下午书书炮制了一个叫做《草本植物》的故事,故事里揉进了老镜的影子,然后就投给了蒙子。蒙子一直很欣赏书书,一直要她认真写些文字交给他好好编辑,甚至有捧她的打算。
      蒙子有这个能力,作为一个著名的文化策划人,他在文学圈子里有广泛的人脉。
      书书从来不打算走蒙子这条线,这一次把草本植物塞给他,简直有恶作剧的嫌疑。
      
      整个晚上,书书惬意得像只午后的小猫。
      
    第三天:
      阳光很奔放。
      老镜打电话来,说:“书书,出来一起吃饭吧。蒙子也在。”
      书书吃了一惊,想:他们原来很熟那,还以为就是很普通的认识呢。
      
      还是那个啤酒妹的店,啤酒妹很亲热的偎在老镜身上,撒娇要他们多要些酒。
      蒙子笑眯眯地冲老镜说:拼了。
      于是便来了一大堆啤酒。
      老镜掏出电话,呼啦啦叫了很多人。
      
      书书拉着蒙子说:你们很熟?
      蒙子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是啊,经常一起混的兄弟,今天给你介绍几个人。
      书书想问问那篇《草本植物》,看见蒙子笑眯眯的样子,没说。
      
      不多时来了几个人,男男女女。
      书书吃惊的发现全是以前只闻其名的圈子里的人。
      夜晚就是为这样一群人而生的。
      
      喧闹起来,啤酒妹叫阿群,熟练的穿梭在酒桌间劝酒。
      书书坐在那里,觉得自己融合不进去,觉着受了冷落,自艾自怜起来。
      而那群人开始讲诗歌。
      老镜兴奋地高举酒杯:“我一直认为有一首诗是最好的啤酒 女人/其实/没有诗歌/只有啤酒 女人”
      蒙子大声叫好:“继续继续!”
      老镜清了清嗓子:“其实/没有啤酒/只有女人”
      书书不禁笑了起来,蒙子见了便大喊:“老镜,书书总算笑了,不容易啊,喝酒!”
      席散的时候,书书有些醉,老镜自告奋勇的送她,惹来一片暧昧的眼神。
      
    第四天:
      阳光很奔放。
      书书醒来的时候依稀记得有些什么。
      洗澡,刷牙,洗衣服,吃饭,然后坐在电脑前,这个过程中书书一直在回忆那些依稀的什么,当想放弃去想的时候,一些片段却浮上来。
      老镜吻了她。
      
    第五天:
      书书有些混乱。
      书书知道其实自己是个不能走进圈子的人,走进圈子的女子必须勇于接受,书书不能,所以书书混乱了。
      混乱的时候书书会上网。
      
      老镜也在网上。
      老镜说:“书书,你知道那句‘无论睡在哪里都是睡在夜里’么?”
      书书说:“木子美j经常这么说。”
      “那是木子美剽窃我的,”老境说,“我才是这句话的原创者。”
      书书可以想象到老镜的小眼睛:“就像苹果掉到牛顿的头上意义才重大起来。”
      老镜传来一句让书书觉得不知所措的话:“你遇到我才成为值得带回家珍藏的人。”
      书书想了想:“我们才认识5天。”
      “那天你帮我校对的时候,空间里的安静很温馨,我就知道我途中的根要落在哪里。”
白癜风传染人吗      书书下线了。
      
      书书觉得自己是讨厌老镜的,但是为什么说不了拒绝的话呢。
      灯火辉煌的夜,蒙子打电话过来:“书书,那个《草本植物》你写着玩的吧?”
      书书轻轻的笑笑:“你知道我一直写着玩的呀。”书书想着,你要说老镜了吧。
      蒙子在那头夸张的叫了几声:“其实不错啊,你写着玩的都给我吧,我给你整个东西出来。”
      聊了一会,蒙子最终没提老镜,书书想,难道没看出来影射的是谁么?
      
    第六天:
      阳光很奔放。
      书书清早起来的时候有了一个想法。
      她高高兴兴的做了丰盛的早餐,享受完了就出了门。
      一路上书书精神振奋,她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这么有精神了。书书要去和老镜聊聊,然后明天开始就认真的进入圈子,然后会有蒙子帮她做个策划,再然后,书书还没想好。
      
      电梯的通风状况还是不怎么好。
      704。
      书书敲了门。
      书书想,以后一定不让这个房间这么阴森。
      
      门开,老镜是从极暗的地方走出来的,嘴里还裹着牙刷。
      书书忍不住一笑,正要说什么,后面的房间里,啤酒妹阿群一脸困意的走出来,裹着床单,清秀的脸显得很性感。
      老镜很坦然的让书书坐下等一会。
      
      书书在这五分钟里只感觉到一样东西:挣扎。
      啤酒妹走了,走的时候还和书书打了招呼。
      老镜说:“我这里只有极苦的单枞。”
      书书笑了:“我不会喝茶的呀。”
      书书走的时候,老镜又送她,这回电梯不忙。
      电梯里书书几乎又要热泪盈眶,走出电梯,她轻轻的吸了戏鼻子,想;真傻呢。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爱心传递
      
    第七天:
      阳光很奔放。
      
    尾声:
      某个时刻你成长到一种阶段,风一吹,就换了。某些植物是如此的。
                       
      书书在某个伪故事里这样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