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回复: 0

青烟共舞_0

[复制链接]

6457

主题

645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9491
发表于 2019-7-12 04: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烟共舞
      
   
      青烟共舞
    如果我拥有天空和天空中得所有繁星以及无限江山,我还会希望有更多的东西。然而,只要我爱的人是属于我的,只给我最小的一角,我就心满意足了••••••
    ―――楔子
    当今天子被天媚教教主挟持。被挟持前几个月,血光、哭喊声淹没整个大都。随后,新一代皇帝上任••••••
    新皇上有三个皇子,个个都是英俊潇洒。文韬武略的四公子永榛,能文能武的六公子凇楚,还有孤高冷傲的十公子潇影。三个皇子中,最有魄力的便是九岁的潇影。
    上一任皇上留下了一个八岁的公主叫凌陌紫。按理来说,理应处死。善良的十公子潇影乞求父皇放了凌陌紫,皇上答应了,但必须把她放出宫。在凌陌紫出宫之时,十公子送给了凌陌紫一竖碧色玉笛,但愿有缘还能再相见。
    十年后,三个公子都已长大成人,是该挑选太子的时候了。永榛和凇楚尔虞我诈明争暗斗,为了抢到皇位而不择手段。唯独潇影还是每天按部就班的赏诗舞剑,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去过没有硝烟没有战争的悠闲日子。那一日,他逃离了皇宫带着他的“青羽剑”走上江湖••••••
    在江湖上,他结交了许多朋友,由于他的英俊潇洒,迅速成为了朝廷重臣的千金叶诗蔓所青睐的对象,他在这里叫风间澈。
    • • • • • •
    “报~~宫主,缥缈山庄来人说白庄主邀您去喝喜酒。”一宫女来报。我思绪了一下,微皱眉头:“喝喜酒?难道缥缈山庄有什么喜事?”领主圣姑说:“宫主,白圣天老奸巨猾,我们还是小心为妙才是,切不可掉以轻心啊!”“嗯,有道理。”我点头称道。宫女茗香担心的说:“那宫主的意思是要去应邀了?”我从石阶上下来,说道:“缥缈山庄在中原一直是八大门派之首,所以,白胜天不是很好对付的,要和他搞好关系才是真啊!”顿了顿,我又接着说:“准备好礼物,按期赴宴。”我甩开水袖,走上石阶坐上凤冠。“宫主英明,宫主英明!”
    在去赴宴的路上,我遇到了地争教的人。“哼,灵鸠宫的武功也不过如此。”“你地争教的武功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们和地争教的人动起手来。只听一声:“去死吧!让你们尝尝雾花毒的厉害。”“小心有毒。”我用水袖挡住了那所谓的雾花毒,转过身去,看到一位白衣公子躺在地上,我知道刚才是他救了我,但是他却中了毒。我把他带回了灵鸠宫。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而且成为了好朋友。他的伤好后,就告辞了。
    “怎样防治白癜风秋宫主,请进,请进。”我来缥缈山庄做客,白胜天热情款待。但,一声“哐啷”却把我吓住了。“白胜天,把诗蔓放了,不然我就拆了缥缈山庄。”是他,我心想。在山庄内,我观赏了一场生死决斗。白胜天的武功很高,风间澈已落了下风。只听“啊~~”风间澈的口中涌出了鲜血,他倒在了地上。我立刻飞到了他的身旁,说:“且慢,白庄主,风间澈是我的朋友,可否给我个面子,让我带他回宫?”“哦,既然是秋宫主的朋友,老夫自是给面子了,把他带走吧!”多谢白庄主。”
    回到灵鸠宫我才发现,风间澈的筋脉已被白胜天震断,我点了他的昏睡穴,这样他会好受些。我也在研究治疗他的办法。在为他运功疗伤的日子里,我发现,他已经完全的吸引住了我,让我不得不去救他。难道这就是爱吗?
      
    傍晚,幕夜,浮云,细雨。
    我倚在流冰谷的檀木栏杆上,仰望天空,摘下腰间系着的碧色玉笛,回忆起往事来。“怎么,在想什么?是风间澈吗?”水凝笑了笑,对我说。我看了看天空说道:“他的伤急不得的。”“是啊!那就有劳你了。”“我?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治好他呢?”“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尽力的,你可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侠后啊!”我仰着头微微笑道:“呵,什么意思?”“阿灵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这几天你为了风间澈竟不顾自己的身体,要知道,你为他运功疗伤,你自己体内的真气也在一点一点的减少,你会支持不住的。”“噗••••••’’我笑了出来,水凝站起来说:“好了,我要去睡觉了。”“等一下,水凝,”我叫住她,“叶诗蔓被人挟持了,当日我与风间澈追到南海,想必是那南海恶神,据我所知,半月前,他死于地争教教主铁松岩之手,如果铁松岩已知风间澈体内的圣玉,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拿叶诗蔓作人质来威胁风间澈的,所以我们要帮他。”水凝看着我坚定的眼神,说:“好。”
    圣姑急急忙忙的跑到我的房间:“不好了宫主,澈公子的手脚冰凉,嘴唇发紫,您快去看看吧!”我急速走去,他用右手紧紧护住他哈尔滨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的心脉,深黑的眉毛紧锁,双眼紧闭,汗珠随额头滚滚落下,疼痛万分的他不得已使用全身力气紧抓被褥,看到他痛苦难奈得样子,我的心不觉一震,“把他抬进冰窟”我对圣姑说,“是,宫主,圣姑领命。”
    我站在风间澈得旁边,他躺在棺上,我让圣姑将他得外衣脱下,我也坐在他的对面。“宫主,澈公子体内含,而冰棺是至阴至寒之物,不知他是否能够承受得了呢?”圣姑低头看了看风间澈对我说。“他现在体内似火,我会把片打入他体内来抗,以降低他体内得热度。”我又吩咐圣姑将凌螺花的花瓣放在寒冰上保存起来,使其处于冰冻状态。“你们都下去吧!”“是 ,宫主。”
    我和他面对面的坐在冰棺上,我紧闭双眼并展开双手,在指尖出现了一缕红光,紧接着在我的胸前形成了一个光圈围绕着我,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一手点他的天灵穴,另一只手点他的左肩肌穴,只见一束蓝光直射他的体内,刹那间,我与他的周围环绕着黄色的水雾,他的脸上流着大量的汗珠,一滴一滴的流淌下来,滴在冰棺上。我也脱去外衣,里面是一袭浅色花衣与风间澈的白色相衬显得更加亮丽。我把他转过去,食指与中指并拢,点他两肩上的肩肌穴再渐渐延伸到两侧,再从颈上向下,然后双手展开紧挨他的背部,把我体内的真气输给他,方才只是为了将他的筋脉打通,输完真气后,我又逐个将冰片打入他的体内,由于冰片的奇寒,冰片融入他的体内后,需向外散发寒气,又从而迫使他全身发冷。忽然,从他口中涌出了鲜血,他倒在了我的身上,看着他苍白的脸和发紫的唇,我的心竟有些微痛,我伸出手来轻轻摸了摸他冰冷的脸,他还是因寒气而全身打颤,我看着他并用自己的双手搂住了他,试图给他一些温暖,忽然我感觉四肢无力,随后也晕倒在冰棺上了。当我醒来时已经躺在了我的床上,水凝坐在床边对我说:“阿灵,你这样不顾生死的输真气给他,你的身子也会搞垮的,阿灵,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风间澈?”我低着头,没有说话。她说:“那就是我说对了?”
    后来的几日,我还是按部就班的为风间澈打入冰片,在棺上为他疗伤,但一直没有看见过水凝。
    “水凝,你这几天都在干嘛?”我推开水凝的房门问道。“我在研制一种药叫做绮罗香,毒气渗入,必死无疑。”“你的意思是,用这个来对付铁松岩?”“不错,我想这下,那老贼也该命丧黄泉了。”
    七日之后,我们攻入地争教,但谁知,风间澈杀死了灵鸠宫的宫女,偷偷的跟了出来。
    “铁松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和水凝与铁松岩决战着,没想到几个月不见铁松岩的武功竟又增长了许多,连我都落了下风。这时,风间澈竟用疲惫的身子冲了进来,“铁松岩,我要杀了你,呀••••••”“啊••••••”风间澈跌倒在地上,我们已经败了。水凝对我说:“阿灵,你快带风间澈冲出去,我为你们护法,要不然,我们都是死路一条。”“水凝,我不能丢下你。”“你别管我,快走啊!”我看了看水凝又看了看风间澈,忍下心来,双手举起说道:“斗转星移。”我用幻术带走了风间澈。再去地争教时,铁松岩已经不见了,那里只剩下一片狼藉,尸首遍地。我发现水凝时她已奄奄一息,我输了些真气给她,她才用最后一口气对我说:“阿灵,没想到我们刚刚聚在一起,我又要走了。铁松岩真是狡猾,我把绮罗香撒在他身上时,他却反拍我,我被击中,已经中毒了,无药可解。告诉风间澈,叶诗蔓已经死了,让他珍惜现在所拥有的,珍惜你,咳咳••••••”“水凝••••••”
    我安葬了水凝,心神不宁的回到灵鸠宫,径直走向风间澈的房间,在门口停住脚步,自言自语道:“风间澈,为了你,水凝已离我而去。诗蔓走了,我又该如何面对你?唉~~”顿了顿,我又接着说,“秋灵紫啊秋灵紫,不留恋红尘的你怎么对风间澈这般恋舍呢?你花了这么多心思与时间在他身上,这样值吗?最后得到的也无非是他的一句‘谢’罢了。”我看着屋内的他,不禁留下泪来,一滴晶莹的泪洒落了一地忧伤••••••不想,我说的这番话已被风间澈清清楚楚的听了去,他暗地里想:怎么会这样呢?原来她也有脆弱的一面。诗蔓死了,为什么我没有那么心痛呢?难道我真心爱的不是诗蔓?为什么会这样?
    “哈哈哈哈••••••秋灵紫,我看你还能把我怎么样,你若将风间澈交给我,兴许我还会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你就可以和风间澈一起去了,啊哈哈哈哈~~”铁松岩站在灵鸠宫门口,大声的说道。我在屋里与风间澈并站,圣姑问我:“宫主,他们马上就要闯进来了,我们该怎么办?”我坚定的说:“圣姑,茗香,你们带着风间澈迅速离开灵鸠宫,我来断后,你们先去绝望峰下的小木屋里,那儿比较隐蔽,我会去那找你们的,快走啊!”说完我就飞白癜风没有医治了出去,“铁松岩,这里是灵鸠宫,岂能容你在这嚣张。”“啊,原来是我们的侠后秋灵紫呀,怎么样?是交出风间澈还是舍弃灵鸠宫?”我拿着剑说:“飘雪神功,十成。”“那这可是你自找的。”“少废话,来呀。”“呀••••••”我用灵鸠宫的独门武功飘雪神功对地争教的混元霹雳,由于铁松岩的力气极大,将我震伤。“啊••••••”
    我带着伤逃离了地争教的追捕,昏昏沉沉的找到了风间澈,但,茗香已命丧铁松岩之手。圣姑看到我受伤,担心的说:“啊~宫主,您怎么样了?”我捂着伤口,轻声说道:“啊~我没事,一点小伤,稍休便适。”我坐下来运功护体,看着床上躺着的风间澈,又闭上了眼睛。窗外的天灰蒙蒙的,不一会,风开始吹了,雨也开始下了,凉风袭进屋子,我感觉很累,便倒在了桌子上。等我醒来时发现床上的风间澈不见了,外面的雨还下着,我看到窗外有人影闪动,便跑了出去。看到风间澈在雨中大喊:“我没用,我只会拖累别人,为什么不让我死,却让我生不如死。”我在雨中大声的对他说:“风间澈,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吗?你受伤不死已经是上天的厚爱了,你还在这里淋雨你会支撑不住的.”“我没用,不如让我死。”“我不会让你死的。”说完,我看到他随手拿起一根木棒向他自己的四肢敲去,我把一块石头夹在食指和中指中间,打向那根木棍,使风间澈摔倒在地,他跪在地上,哭喊着,雨还是不停的下,我和风间澈的衣服已被打湿,我试图把风间澈扶回房间,但他不肯,“风间澈,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为了你,水凝和茗香都离开了我,诗蔓也走了,你还在这说这种丧气的话,你对得起为你付出的人吗?好,我秋灵紫说过要和你同生死,说到做到,你不是要自残吗?我陪你,我现在就废去武功,等铁松岩来时,我们就去送死。”我的手慢慢上升,“不,不要,不要阿灵,”他跪在地上抱住我,我也跪下来,哭着说:“风间澈,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