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回复: 0

苏璞 0dftj1ja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5235
发表于 2019-7-22 05: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国年间,各路军阀势力盘根错节,局势看似太平,实则一触即发。   

  上海滩,百乐门。   

  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纸醉金迷。   

  但苏璞却知道,阴暗肮脏的一切,总是掩藏在光鲜亮丽的表面之后。   

  苏璞在等一个人,刚刚结束了一场演唱的她身心俱疲,本来以她的名气和身份可以早些回家休息的,可是她怕她走了,他来的时候就找不到她了。   

  “苏小姐,苏小姐,将军喝醉了…”   

  苏璞扶过他时,他已喝得烂醉如泥,纵然睡着也眉心紧蹙。她素指纤纤想伸手抚平,却将那睡着的人蓦然惊醒。   

  “苏璞,”他嘶哑的嗓音低低响起:“我…”   

  她轻轻握住他冰凉的手细心暖着,笑得眉眼温柔:“不必说,我都晓得…”   

  怎么不知晓?有关他的一切,她都烂熟于心。   

  她知道他早有意拉拢美军驻使,好让美军为自己提供武器,她知道这一次战败他损失严重,如果再不能把美军变成盟友,迟早会被各路军阀剿灭,她知道他一心想统一各路军阀的壮志,也知道美军驻使早已对她垂涎三尺。   

  刻意地接近,刻意地讨好,于她而言却显得自然。   

  怎么不自然?她是百乐门最好的歌女,是天生的戏子。   

  她顺从地靠在驻使的怀里,一双黑眸追随着他的身影,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被扛在肩头走向房间的路上,她看着他伸出的想要拉回她的手在空中颤抖,眼底分明是不舍温柔,她笑了,够了,这样就够了,至少她还有一个借口,将抽痛的心脏麻痹成温柔。   

  美军很满意与他的合作,他终于一统军阀,得到了想要的生活。   

  她仍是百乐门最红的歌女,仍是每天等到很晚才肯走,可是当每天等他成为她无法更改的习惯,他却再也不肯来。   

  他似乎,已将她彻底遗忘。   

  她再见到他是在他的婚宴上,他身旁高贵优雅的女子笑容甜蜜,她不是客人,只是献唱的低贱歌女。   

  她的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他笑容讽刺,无尽冷漠:“我竟不知,原来戏子也会有情。”   

  原来从始至终,他对她,皆是逢场作戏而已。   

  她演着别人的戏,流着自己的泪,演尽了悲欢离合,却走不进他的心。   

  自那天起,她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   

  三年之后,一外地军阀拔而起,其战略战术闻所未闻,却直逼要害,锐不可当。   

  美军联盟破碎,只剩下他的军队无法抵挡,他的每一个走向,每一个谋划,对方都能立刻甚至提前预防和化解。犹如天助。到最后,他竟已无路可退,只有出面约见对方最高军官调和或投降一条路可走。   

  双方见面的那天,天气阴郁沉闷,灰蒙蒙的天空下落着小雨,他抬头时,一把油纸伞映入眼帘。   

  素雅的伞下是一张白皙的脸,眉目如画,一双桃花眸犹如神笔描画,显得那么不真实。   

  这张脸,这个人,这个地方,多么熟悉。   

  他无奈笑了,能够如此了解自己的习惯、阵防的人,他早该想到是她。   

  她身侧[u白癜风怎样调养能痊愈rl=http://www.ltjzw.com]安徽白癜风医院哪家最好[/url]西装革履的年轻军官英气逼人,一派伉俪情深、柔情款款。   

  她上挑的眼角带着笑,笑意不达眼底,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这些年你过得可好?陕西治疗白癜风最好医院”   

  他皱眉:“你究竟想怎样?”   

  她优雅从容地理了理旗袍:“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既然我能把你送上那个位置,也同样能把你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   

  他终于叹了口气,似认命一中科在2018文明中华健康中国新年公益盛典上荣获公益爱心殊荣般:“你想我死,可以,请放过我的家人。”   

  苏璞一步一步走到他身边:“我怎么舍得你死?想我退军简单得很,你娶我。”   

  “我已经娶了庆怡。”他退后一步,与她保持距离。   

  “没关系,我可以做妾。”她笑得柔媚。   

  民国七年,军阀总领继娶宋家大小姐宋庆怡后娶一歌女进门,从此专房之宠,惹怒宋家,民国九年,宋庆怡带着稚子决意离开,各路军阀蠢蠢欲动,接连出兵造反,他终是孤立无援、重伤不治。   

  她守在他的病床前,仔细地为他剥着橘子,似漫不经心:“你从来不曾像今天这样听我倾诉过什么,为什么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你才肯仔仔细细听我说呢?”   

  他不言。   

  她好似没有看见他冰冷的神色,自顾自道:“你只知道我的艺名叫苏璞吧?其实我是有名字的,我叫宋雪怡,是宋庆怡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宋家不为人知的二小姐。那时候你还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傻小子,没权没势,姐姐看不上你,躲在屏风后的我却对你一见钟情,偷偷离开家跑去百乐门当歌女,只为和你相遇,我以为倾尽一腔柔情,你终究会是我的,原来是我高估了自己,我与天下,你只要天下。”   

  他轻喃:“我负了你,你为什么还要嫁给我?你明知道会有今天这个下场的,我一败涂地,他们也不会放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笑了,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因为我要让你看清楚啊!宋庆怡对你,从来没有真心。现在的你是不是特别难过?你爱她爱了那么久,她却说抛下你就抛下你了。”   

  他似乎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哽住了。   

  他终是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她不发一言地整理他的遗物,在一个上了锁的抽屉里,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笔记本。   

  苏璞打开日记本,一封信从夹页里掉落:   

  “民国初年,我胸怀凌云壮志,希望当时的大户宋家能助我一统军阀,接见我的是宋家大小姐宋庆怡,她沉稳、端庄、大气,我却注意到屏风后藏着的那双眼睛。那是怎样明丽的眼眸?只一瞬间驱散我心中所有寒冷阴霾,像人间的四月天。   

  我功成名就后,正准备接那个傻乎乎的小女人回家,为她举办一场盛世婚礼,我亲自为她选了婚纱,那样式她穿着一定很美,却收到驱逐疾病让活着人更愉快了宋家的来信。   

  宋庆怡在信上告诉我,她其实只是宋家夫人的贴身婢女所生,为避丑闻毁了宋家名声,只说她是二小姐,她从小长在宋夫人身边,一直以为自己是与宋庆怡同父同白癜风如何传染来预防病因的存在母的亲姐妹,如果我娶了她,宋家就会彻底毁了她。可我怎么舍得?怎么舍得让她纯真的心灵蒙上灰尘,怎么舍得她不快乐?   

  我与宋庆怡成婚的那天,她问我究竟有没有爱过她,我多想说我这一生都只爱你一个,但我知道我不能,我永远失去了牵她手的资格。   

  苏璞,我该怎样爱你,不留痕迹,在这黑暗的上海?哪怕你恨我,至少你平安活着。”   

  她始知,那天他欲语却休,其实是想说:   

  怎么可能会难过,我爱的人,她现在在这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